叫我小雨就好。
窗外风呼呼作响,我喜欢这样的天气,不至于宁静,却能带来平静。
Tucana

得理也要饶人,宽容他人确实有好处。

好处不在别人身上,其实在自己身上,当人天天看到自己讨厌的人,肯定不会开心。所以宽容他人的同时其实在宽容自己,为的是给自己一个好心情。

今天有些开心,多在于理综又考好了,一下子飞速进步,跟朋友说:这可能是第一次,也可能是最后一次,然后她说,这不会是最后一次,你会考的更高,便更开心了。

前些日子,我弟去报飞行员(开战斗机那种),我听到消息后,并没有像父母那样激动,这份工作多半辛苦,而且还是要头脑要身体的事业,我知道他能通过,但还是觉得希望他找一份更舒适安全的工作。(不过好在他最后没通过)

ε=(´ο`*)松口气

上次周末哭了一顿,我跟他说:...

光给大家发过丧的话,如果不是真的难受,这种事情我更应该和现实中的人说,可是也没几个真正关心我。

对于那些污蔑我的人,我既往不咎,我不再去想。对于那些不信任我的人,我一如既往,更多的是平淡相迎,当做什么都没发生。

我不该让那些人看到我痛苦。这只会让他们更开心。

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我何必这样。

高中不过是一年开心,两年沉郁,三年哭泣。我会尽力改变它,认真学习,让那些人笑不了多久。我对他们好,不见他们对我好。我又凭什么再对他们好。将来只不过是平淡相迎,不温不火。

活还是要活着的,让那些恨不得我消失的人难受。我从没见过心有这么黑的人,如果说我的坏话叫做关心我,我宁愿不要这样狗血的关怀。没有的...

我也不愿意跟大家分享很丧的现实,可是有时候现实总是不能如愿,便只能丧。

我迄今就遇到两种最讨厌的人。

一种是很吵的人,什么话都说,特别是脏话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嘴里都能蹦出来这种话。我听了很不快,但也没说什么,给他们厚厚的面子。

第二种更可恶。就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。我从不主动招惹别人,也从来不希望谁惹我。这么关心我的事,跟别人说误须有的事实,却从不和别人分享我的优点。我关心别人也不会这样关心。这么关心我和谁聊的好,那怎么?将来要娶我吗?我死的时候会出现在我的葬礼上吗?

背后说就算了,被我知道了,我不会饶了这种人。

我对人人都一个态度,为什么有人看到了我的温柔,有的人却要斜眼看我,从不...

我不敢对别人寄托那么多感情,毕竟总有打脸的时候,相信别人的时候,别人不相信我,宁愿去相信表面看上去“完美”的人,也不相信我。有些事情是当事人最清楚,听信流言的人,最愚蠢。

我没有几个朋友,我不要真正的孤独。如果我要是知道谁在我背后瞎说话,我真的不会放过他。我已经足够好了,还要我退多少步?

今晚在学校待了几小时,就被迫回家了。班里太吵了,吵了好几个小时,没有停歇。班长不管,跑去别的班写作业。我有那个胆子管,可我不想吵,我不想哭,不想让自己难受,就赶紧溜了。

想起曾经班上选组长,我为什么不去当,没人会选我,因为我太强硬了,但如果没有强硬的人,那些吵的人要等他们什么时候安静?

我已经半年多都...

忽然什么都不想做,翻了翻从前的文章,觉得自己有时还不如当年。

看了一篇文章提到:不要太在意他人的想法。

但这个人如果足够重要,他说的话又如何不在意。

倘若真的不在意了,那恐怕谁说的都不会再在意了。现实中几乎没人夸过我,所以我才会如此在意啊。

为了某个人而付出,会觉得这个很值得,会忽略一切痛苦。这又是一种力量。我不敢向往未来,只觉得是迷雾,忽然不想努力,这就是我,道理都懂,却依旧像大部分人一样,只知徘徊。

不知大家有没有经历过这种感受。就算醒悟了,也有迟疑的一天。醒了又能怎样,也会有回归平淡的一天,便不由的想叹气。

好了好了,有些事情越说越在意,只会更加在意。对于让你烦心的事,说过就...

最近听同学说我很憨又可爱,当然听后还是觉得听开心的。

好歹终于改变了很多关系和事,也要懂得别人是我们不能改变的,适应他人的性格,宽容待人。

真是心情好比什么都重要,幸福来之不易。

要悟性高真是不容易,很多事别人教不来,只有自己明白才行。

跟大家说,如果觉得和某个人有矛盾,多半是缺少交流。人的感觉都是相通,你觉得和他关系不好,他其实也是这么觉得。其实是缺少交流。交流后,才明白是陌生导致的。

曾经想成为那种能给别人带来欢乐的人,发现有些欠缺,便变的更温柔了,好歹我从没有撇过别人,也懂得忍耐。

我其实特别不喜欢跑步,能坐着就不站着,告诉大家一个秘诀,不过是再坚持一秒,一秒就是别人更厉害。...

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看过:《剑网3:侠肝义胆沈剑心》,在暑假时候就已经关注了。没想到了看了这么多集,成为了我的快乐源泉。

但搞笑动画正经起来,真的非常有力量。

这部动画好多梗,和现实很多地方都有联系,什么共享XX,还有各种商业互吹,弹幕也出现很多这样的话:太真实了。

那强推第六集啊,笑的脸疼。太真实了!简直是现实!

一开始以为这是个成为大侠的动画,没想到竟除此之外还那么深刻。

(PS:祁进好帅啊,和谷之岚的感情太感人了)

小心心还是我最喜欢的人,有想法,并且很搞笑(〃'▽'〃)

像他说:即使是平凡的岗位,每个人都是可以是大侠,超级正能量。

很久没做过梦了,昨晚忽然做梦了。我握住了一个人的手,他马上放开了。后来……经历了一些事情(记不清了),我再次遇到了他,再次抓住他的手,他竟没有放开,还握了很久。

让我震惊的不是这个梦,而是那个感觉,忽然很安心、很快乐。

当然我并不知道他是谁,只是觉得这个感觉太真实了。可能也和庄周梦蝶一个样吧,到底哪个是真实的世界?还是说做过的梦应该不会发生。


在发丧的话就更丧了,一些事情越在意就越过不去。好在观点总会变,今天和同学聊了天,觉得她们确实也有自己的优点,世上不可能有和我一模一样的人,所以才会显的更有趣。聊着聊着就笑了。

明天去考英语,我对英语是真爱啊,所以非常开心。

看到一句话:以为错过一站,没想到错过一辈子。

真的每件事都需要好好考虑,无论大小。与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,宁愿赶紧离远点,也不要吵架,等冷静后,才知道这是小事。

智商可能很难改变,但情商真的可以改变。不过是经历的事情多了,便成熟了,面对曾经出现的情况,自己已经有了应对手段。

所以我们才说为什么大人比孩子更成熟。

倘若没有当初为伤心事的哭泣,何来将来回忆时的释然和看淡。

倘若没有当初为突发的事件的尴尬,何来将来面对相同情况的冷静。

我们可以哭泣,可以笑话那个不坚强的自己。但过段日子,便会觉得一切都那么平常——我经历的,是那么普通,那么多人都经历多。

毕竟人们佩服的不是谁经历的苦难多,而是那些坚强起来的人。

但我看不惯的就是那些经历过的人,笑话那些正在经历痛苦的人,偏偏说这很轻松,却不知每个人的承受能力都是不同的。倘若每个人都有颗大心脏,那世界...

在公交车又不自觉的向外看,余光被高一的妹子吸引,听着她们大吵大闹的声音,觉得那才是无忧无虑的年龄。

又觉得自己当初和她们万分不像,每天都能六点到教室,当时住宿,天蒙蒙亮,雾还没散去,用衣物盖在身上,却还能被冻醒,一醒来,就像食堂走去,穿过雾气,唯一的光芒来自食堂的大窗户里。

就连高一和我吵过架的同学,都是我的最好的朋友,高一高二生日的时候,都记得送我生日礼物,而我却不记得她的。而我犹记得她那天来的那么早,停在我班的门口,看到我后,就将礼物递给我,然后开心的走了。

我恐怕并不能成为她的好朋友,并不能帮她什么。但她足够温柔优秀,将来也不会孤独。不知现在她如何。


今天写什么荣誉,看到班上...

距离真是奇妙,遇到仰慕的人,一心以为他什么都好,但现实并不会这样,因为每个人都有他的不足。所以在发现他的缺点后,便不由的感叹,不完美才造就了一个人的完美。
如果我完美的话,早就朋友成群了。但既然有不足,也不会讨厌自己,只因过去不可追溯,将来才是现在。
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,减少交流就可避免争吵。但相应的是,遇到困难只能靠自己。
希望一个我崇拜的人,能恢复元气。

狂风卷落叶,秋色变浓了。
一场夜雨真的能唤醒疲惫的神经,清新又舒适。巧合的是我叫小雨,所以真是对雨天蛮适应的。

不能说我对别人要求太高了,谁能忍受同桌口中光蹦出脏话,而且什么话都能说,就像不说HP会降低一样。

说她吧,她又不乐意,不说吧,我自己又觉得烦。对于这样的情况,忍受真是个错误的决定,但我又能怎么办。不得不说,自己的忍耐能力快上巅峰了。

时常感慨于想象力,为什么我们没有小时候那么天真了,没有那么喜欢问那句:为什么。

虽然现在我的依旧会问为什么这三个字,但旁人听到后往往会说,你怎么什么都好奇。想想,即使有再多的疑问,都会被这样的话阻止,怎能说是自己没有想象力,而是周围人的改变了自己。

好在我们依旧能看到现在的各种不同的小说,看到各种不同的电影,分享着我们的观点,从而创造出更好的故事。

人不能停止好奇,但现在的人大多被禁锢于网络和手机,从而失去了自我探索世界的机会,思考变少了,而选择少数人的观点的人也少了,大多数人都会站在所谓的正确观点上。而以我之见,其实什么道理都有它的适用时机,什么政策都是需要改进,就如每个人都需要变成一...

下午放学了,和母亲去必胜客吃了顿饭。第一次吃的如此慢,往时嚼两口的饭,此时终于可以细嚼慢咽了,为这份突如其来的平静而感到快乐。

我渴望这样的生活,只关注与眼前,放空大脑,忘记身世和名字,只是单纯的灵魂漫步在夜空下,感受到寒风拂过脸颊,还有淡然的月光洒在心头,便觉得这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平静。

倘若多给我这样的日子,我想自己会很满足。从前只是太匆匆,一个劲想着往前赶,一个劲的想着为别人而学习,却往往忽略了自己,忽略了那个待自己最好的人,我总是在自己安慰自己,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个温柔的人,是个富有感情的人,懂得为这世上的点滴而感动。却不懂得照顾自己,常常感到拘谨和束缚。

有些话总希望某些人能看到...

昨晚,一个人哭了很久。早上起来眼镜就肿的不行,还青了。我实在是很难受才会在这上面写发生的事情。在学校不受待见,被人冷眼旁观,在宿舍,还同班同学被锁在外面。说吧,不敢说,那么多人,打不过。不说吧,自己又难受。在家里又无从求得安慰,只能哭,只能哭。

我能不难受吗?

我想做个傻子,还能天天开心。跟大家说,那些渴望别人成长还不去安慰别人的人,都是为自己不想安慰别人找借口。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

如果连哭都不让了,我想我真的连一点开心事情都没有了。
很讨厌一句话,不需要别人安慰的人最坚强。但殊不知,就是因为有这种心理,才会有那么多的人觉得孤独。别人身上的伤,自己又怎么会觉的痛,才会觉得别人不需要安慰。

我曾有一次特别想从楼上跳下去,这时我弟来了,我很难过,想让他安慰我。但他反而什么都不说,当做没事人走了。最后还是我自己离开了,原因只是觉得这样会很疼。

最后他给我的理由是,你不自己想通,最后还会去伤害自己。

但亲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,亲人很大的作用就是陪伴,没有相依,怎么才算是亲人。

我讨厌冷眼旁观的人,更讨厌明明懂,却依旧故作清高的人。

就跟伤不在别人身上,别人怎么会懂。

我要的安慰就是简简单单的...
比惨估计是安慰的好办法。

同学说他又被林林表扬了,我在旁失望说:他都没怎么表扬过我。另一个同学悄悄告诉我,说他在私下表扬过我,我想这也许是安慰。当然还是说背后表扬有什么用,说真的,欣赏一个人而去表达欣赏的想法,那真是最简单的事情了。有话直接说。

同学和我撞衫了,朋友说他穿上去像特务头子,高二的一个朋友看我穿说像八十年代老干部。
在lof上写文,父母和弟弟都是知道的,但他们从不涉及我的文章,也不看我的博客。

所以我才得以写自己想写的东西,这是我做过的开心事情。

倘若真的有现实中的人在看,也许会觉得惊讶,这和现实的那个我看似不太一样。

我觉得自己已经改变的很多了,不能因他人的不好的言语而反击,而是淡然度过。

然而没吃下晚饭确是真的。

今天被一个重要的人瞪了一眼,我马上移开视线,表面波澜不惊,内心实则汹涌一片。

其中必然有误会。昨天我说的公平,就是不公平,换座的制度没有被提早告知,而是换位的时候才说。要是早说,我绝对第一个反对。

但事情已经发生了,大不了脖子断了,就可以在家里歇着了...
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,结果当年勇还能绊住自己。一边是不要回想曾经的成绩,一边又不要为还未发生的事烦扰。
当自己想从过去脱离,专注现在,却依旧被过去牵绊,这才是烦心的事情。
脖子疼的难受,却还要坐第一排。这已经一个月多了。而考的不如自己的人还能先选座位。这真不公平。
确实,退步是真的,但始终在学也是真的。难受的滋味却无从诉说,究竟还要多坚强,而使自己失去流泪的权利。
不能轻易的做自己,不能想哭就哭,比不能改变自己更痛苦。
但青春若是如此,只觉得这不是燃烧,而是被烦忧填满内心,毫无力气。

抒发一下烦恼,也许改天就好了。
忽略别人的尴尬,这总是一种暖心的行为啊。

虽然去做一些事情会显得自己与众不同,但留下文字单单也是想要记录,等以后查看的时候,还会为当初的自己有所感触。认清了自己,这是件多么值得庆祝的事,不再被别人的评论所困扰,这对我来说也是成长。

上次放学的时候,遇到一个妹纸。说话非常冷静,一看就是不是普通人,这不,一开口就说自己是LOF画手。然后我就欣然和她讨论了起了CP。

她说她吃冷CP,整个TAG就两篇文。我便说:“自己产粮,丰衣足食,足够幸福。”她还是画手,一激动我就忘了一件事……

我忘问她的ID了!!

昨晚又一次独自待教室了,明显比上次更耸了。

走在蔓延着阴风的走廊上,觉得没有尽头,还边小声嘟囔:我不怕,我不怕,但老子真的好怂啊!


分享一个观点:安慰是最大的关心,而关心不是安慰。

就好比,考试发挥失常了,一个和你比较熟的人非但不给你安慰,反而一本正经问你,你知道你为啥考差了?你为啥考差了?到头来还是自己给分析,所以这种对话有什么意义,自己早就心知肚明了。

这还不如一个曾经的经历,因为一件难受的事,我独自待在教室,分外孤独,但高瘦的物理老师这时却弯下腰,小声温柔的说:“有什么不会的题吗?”然后弯着腰讲了许多道,他一边慢速的讲,我一边听,却一边想流泪。这才是关心,而不是好奇,更不是装...

第一次独自一人待在学校一个晚上。

朋友在离开前各种开玩笑,说我可以边逛学校边吃泡面,可以在讲台上吃泡面,在年级主任门口吃泡面,在校长室门口吃。

六点时,望着外面的点点星光,顿时觉得孤独了,四周静悄悄的,跟平常的自习丝毫不同,连同学淡淡的呼吸声都没有。

两次摸黑去厕所,一路上自言自语壮胆,冷气侵入皮肤,想缩成一团,但只要意志坚定,就不觉得辛苦了。

从七点开始,就放了心写起试卷,在微微的害怕中适应,就会觉得不害怕了。同学的一瓶饮料突然爆了,吓我一跳。

又悄悄的望向窗外,那边教学楼几乎全亮着灯,还有很多人没有离开,而我们班里只有我一个。

我只有一个坚持的理由,就是我知道我是谁,我不再是那...

几天前早读和同学聊起了如何发泄烦恼。

我跟他说,那种伤害自己的人我最不认同了,动不动就掐自己才好受,却不知道这样会更难受。

然而我又反省了一下,我一般生气的时候,如果哭不出来,就根本睡不着,这恐怕也是一种折磨自己的方式。

那还是多运动或者听音乐更好。

你不能因为不知道如何安慰一个人而选择沉默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。就连一个小小的微笑,或只是选择倾听,对一个需要发泄的人都是良药,都是感动。
最近光谈孤独这个词,可没意思了。
高三就是这样啊,怎么解决呢,最简单的就是不要学习了,但这根本不可能。

也只有自己丰富内心,不让自己闲着,就能在飞逝的时间下度过光阴,孤独也随之而去。

就像大多数人说的,我怀念高中,但并不愿意回到高中吧。
也只有走出教室的时候才是真的自我,可以无拘束脑内的想法,只做自己,真好。
其他时候都在成为一个更好的人。我其实没什么目标,只有一个信念,就是没有勇气当个废人。
恐怕看上去亲近的人也不了解我的想法,而我坚守自我就好。

像往常一样,我的手停在了电源上,想随便看些什么,只要能娱乐自己就好了。但一个声音窜出:你想玩到什么时候?

在学习和娱乐之间徘徊,回想自己在上学期间是如何坚持不玩,就觉得当时的自己很睿智,而讨厌现在的自己。虽然我会讨厌自己,却也会原谅自己,只是不想那份焦虑占据头脑。

我并无严厉的父母,所以自我的觉醒很重要。即使我不努力,他们也不会说什么,只是相信我。而真正激励我去努力的是不服输的心情。期末前,想着自己虽然很努力,每天都头疼,但还是觉得偷懒了。我只想超过他们,不管他们喜不喜欢我。有人为我寄托期望,我一定会达到。
然后我达到了。

而我应该继续努力,从来不相信自己自制力,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努...

我记得自己有许多勇敢的时候。

其中一个大概就是当着全班演讲的时候,我讲了讲漫威和DC,然后扯到个人与集体的关系上,表示自己非常的正经。

全程红着脸讲完的。

我怕是不会忘记台下那个喜欢漫威的男同学递来热情的目光了,同道中人啊。

老师竟然还说我写的不错。(我只是上来卖安利的)

后来有一次,老师在放视频,播了一个复联3的广告,男生都沸腾了,女生里好像就我一个叫了一声,嘿嘿,还是非常好玩的。


感觉豹玫瑰好久没文看了_(:з」∠)_,想看哦

1 2 3 4 5 下一页

© Tucan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