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我小雨就好。
窗外风呼呼作响,我喜欢这样的天气,不至于宁静,却能带来平静。
Tucana

【豹玫瑰】平凡(十八)

11121314151617


心型草药就在他手上,泛着朦胧的曦光。T`Challa无言表态,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抬眼看着身旁的Ross,他淡然的面容浮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但Ross从不清楚,真正的奇迹的不是他手中的草药,而是他自身。

“其实这不难,至少最难的地方我们都挺过来了。”

他这样安慰道,唤起了心底的光明。任谁都能看出,接下来才会是最艰难的时刻,Ross将会见证T`Challa去解决所有的问题,他不敢说自己能帮到哪个地步,但时刻都准备好为他奉献。

“我会后悔的。”T`Challa避开他的目光,接过他递来的药草,握起手。

不及Ross发出疑问,他说:“我想独自待一会,你能出去吗?”

他别过头,隐没眼角的留恋。余光里看到Ross站起身,他令有打算,所以不会挽留他。谁知Ross将手中的项链张开,半跪下为T`Challa戴上。带着笑容沉重的点头,得到T`Challa深刻的目光,阳光从中迸发彻透,Ross痴痴的看了一阵,一语不发的跑到门外。


温和的阳光映上脸庞,丝丝的冷气还围绕在四周。他叹气了,这番雪景值得欣赏,他却无心置身于此。也只有这种时候,他坐不住,脚在丰厚的雪地上留下徘徊的凹印。

他为什么会后悔?

这令他想不通,烦闷地踢开脚前的小雪堆。他想珍惜这段时光,未来的变数太多了,但他活在当下,每一刻都是值得的。困难会如期而至,如果自己有机会陪同他度过,那该是他绝不后悔的回忆。

他顺着脚印折回,意外地注意到身着振金装的人。他离自己很近,能感受到沉闷的呼吸。


“为什么?”Ross顿了顿,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你明知他是位好国王。”


对于Ross已经认出他的事实,他冷峻地笑了笑。

“没有人是绝对的好人,他也不例外。他就是国王吗?他会是瓦坎达的国王?他只是一直隐藏自己污点的小人。”


他毫不遮口的话引起Ross的皱眉,他能听出愤怒,也能听出唾弃。但他始终不能理解。单单凭借T`Challa的作为,他就能否定这些话。

他永远是瓦坎达的国王,那只不过是唯一能确定的事实。


“你被他蒙蔽了,他一直在欺骗所有人。就连从前的老国王也在欺骗别人,你怎么还会去相信他?”

“我不相信,我相信内心的坚守,而内容就是他。”

Erik逼近他,直勾勾地盯住他。Ross寸步不移,风猝然扑过,吹起碎发,他淡然的表情仿佛已经知晓结局。

他离开的太远了,无法和T`Challa取得联系。

但这已经不重要了,至少他还是安全的。


T`Challa攥起的手砸到墙壁上。他望进的那双眼睛,已经寄托了无数希望于他身上,只是他不明白,为什么会感到阵阵心痛,漫漫延长的后悔要淹没他了。

“Ross……”他扶住墙直起膝盖,迈出门。细弱的光漏入瞳孔,他快速的扫过四周,除了白雪,只剩寂静的窒息。

他的脚迹还留在原地,他能辨认出。跟着过去,在一处停下,任何有颜色的物品在空寂的地上都是鲜明的存在,然后他看到了鲜红的血铺在雪上,刺痛了他的神经。

“Ross,你在哪?”他稳了稳摇晃的神志,强大的力量握住他的心脏,稍稍用力就能摧毁他。


“你,再也见不到他了。”


随着Erik出现在眼前,他震住了,单单是为了这个消息,他僵硬了表情。


“你在心痛吗?当时我父亲死的时候,你可是很冷静,你看着他死去了。”

“够了!究竟还需要解释多少次,你的父亲的死,错都只在他身上。而你只是以此为借口,去伤害所有无辜的人!Ross呢?他在哪?”

他的手在发抖,Erik颇为震惊的注意到了。

“他死了,这个答案清楚吗?”

Erik愤愤的咧起嘴,愈加开怀。国王只是个懦夫,一直依靠别人的帮助,别说连国家都保护不好,连朋友都照顾不了。他就是要激怒他,他要早点结束这些琐事,登上属于自己的王位。


长久以来,T`Challa都在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,不管是选择于美国建交,还是选择假死,他都遵守自己的准则。他从不畏惧危险,他只是在考虑自己的国家,Erik迟早会像他挑战王位,他不怕一战,只渴望自己能比父亲更加宽容。

但这样的宽容已经不适用于此了,他不想再隐藏什么,连脆弱都想显露彻底,他不敢低头注视那扼住咽喉的血迹,这只会让手指愈加冰冷无力。

现在甚至都没有时间留给他伤感。脖子上还挂着他刚被他戴上的项链,Ross一定很想说,他是瓦坎达的国王,无人替代。余温不再,他抿紧嘴唇,眨开眼已经流逝了许多感情。


“你想挑战我,给你这个权利。”T`Challa的声音回响在深山中,他攥紧了双手,风吹走了视线中的湿润,咬牙压低了音量,继而说:“结局只有一个,你的死亡。”


踏地如刃,直对着胸口冲出一拳。Erik侧身闪避,他愈加兴奋了,挪脚扫走残余的雪,抽出背上的剑,挥出的利锋刺破了凝固的空气,迎着T`Challa的脸侧划过,他看着从他鼻尖渗出的血,再反手刺去,被坚硬的力量震住手腕,以力还力,没有预期的顺利。

T`Challa以手臂拦住了锋短刀,血痕显现,侧手腕捏住Erik的胳膊,掰折他的手腕。Erik扔下短刀,转拳摆脱了限制。

“你以为这很容易吗?”

Erik迎上冷冽的寒光,一腿踢上他的腹部。躺在雪上只会增加寒冷,但喘气的机会只存在这惜弱的分毫,顾不得摇动的视线,他抬起身,睁眼就时已被捏住肩膀,膝盖猛烈的撞击他的鼻子、他的额头,充斥他的视线。

有一瞬他想松口气,想就此松懈。但冥冥中一股力量在支撑他,提醒他,他能改变未来,也只有他能做到了。

手捉住他的脚踝,扭到一旁。细脆的破裂声稍稍清醒了他的神志。他挺起身,擦过脸颊上的血,纷纷撒落杂糅到雪缝中,举头时愤目夺起地上的刀,在Erik还在喘息之时,直指他的心口。不用犹豫,他挥下刀。

刀头压弯了,无法穿过世上最坚硬的金属。

阵阵笑声侵入耳膜,他的手颤动了。Erik立刻握住弯折的刀身,出力撇走了刀,刻着裂痕的刀跌落入雪。

“你已经一无所有了,放弃吧。”

不及T`Challa回神,臂肘击中胸口,逼他向后倒去。

纵使多大的力量,都不敌无力的心境。满溢出的痛苦,只能由他独自承受,最终温暖也离去了。他该怎么继续下去?连最坚强的支持都远逝了。一刹间,他听到了心底的回答。

他所的这一切,无论前景如何,只是为了寻求转机。

而他渴望的就是一个转机。


“T`Challa。”


至此,他睁开了眼。


(TBC)

评论(6)
热度(75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Tucan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