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我小雨就好。
窗外风呼呼作响,我喜欢这样的天气,不至于宁静,却能带来平静。
Tucana

在公交车又不自觉的向外看,余光被高一的妹子吸引,听着她们大吵大闹的声音,觉得那才是无忧无虑的年龄。

又觉得自己当初和她们万分不像,每天都能六点到教室,当时住宿,天蒙蒙亮,雾还没散去,用衣物盖在身上,却还能被冻醒,一醒来,就像食堂走去,穿过雾气,唯一的光芒来自食堂的大窗户里。

就连高一和我吵过架的同学,都是我的最好的朋友,高一高二生日的时候,都记得送我生日礼物,而我却不记得她的。而我犹记得她那天来的那么早,停在我班的门口,看到我后,就将礼物递给我,然后开心的走了。

我恐怕并不能成为她的好朋友,并不能帮她什么。但她足够温柔优秀,将来也不会孤独。不知现在她如何。


今天写什么荣誉,看到班上一个同学的荣誉堆满一张纸,顿时觉得写不写都无所谓了,一方面真的不够优秀,想起子贡这件事,也觉得说服不了我。写文章本身凭着热爱,获不获奖真的无所谓,能否为自己谋顿饭也无所谓,有所谓的在于自己是否愿意写,愿意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思想。当初连能不能获奖都无所谓,只是写完后,将文字给同学看了看,她说很好,我也非常开心。

评论
热度(5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Tucana | Powered by LOFTER